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炜的行迹 BLOG

我和“世界”有个约会 在行走中记录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环球旅行者、资深旅游策划、江苏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南京市旅游学会会员、南京《扬子晚报》《金陵晚报》《东方文化周刊》地理专栏等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背包走遍中国所有地区,行走世界四十多个国家地区,并多次深入中国西部、南亚洲、非洲地区(CCTV新闻网、金陵晚报、南京电视台等多家媒体采访报道).2008年5月成功穿越新疆罗布泊无人区,2009年2月穿越非洲撒哈拉沙漠.

网易考拉推荐

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  

2008-05-29 22:09:08|  分类: 旅游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新疆,我挚爱的土地,巍峨的天山、骏马奔腾的大草原、浩瀚的塔克拉马干沙漠、荒美的戈壁滩、神秘的罗布泊、垂涎玉滴的美食、香甜的瓜果。。。。。。

越过黄土高原,飞过天山来到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已是我第四次踏上这片土地。

这次来新疆与以往不同,我做为领队带领南京的11名勇士们参加两岸三地72名勇士探险队穿越罗布泊无人区的活动,重任在肩。同时这也是舜天海外好玩家旅游策划工作室成立以来的第一个项目。

此次活动我们与新疆当地专业特种旅游机构合作,车辆也得到了新疆大型汽车公司的赞助。新疆电视台、新疆兵团卫视、台湾中天电视台、南方都市报全程采访报道。

罗布泊位于新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东部,是一块吸引着中外史地学者和探险爱好者们的充满着神秘感,着迷一般的土地。罗布泊在若羌县东北部,曾是我国第二大内陆湖,海拔780米,面积约2400-3000平方公里,因地处塔里木盆地东部的“古丝绸之路”要冲而著称于世。但是罗布泊于最终于1965年奇迹般的干涸了。2000多年来,不少中外探险家来罗布泊考察,写下了许多专著和名篇,发表过不少有关罗布泊的报道。90年代探险家余纯顺的神秘死亡,为罗布泊罩上了更多神秘的色彩!

“成功穿越就是勇士,死在里面就是壮士”这是大家出发前的豪言壮语,整个团队的两个年龄之最都在我们南京11位勇士中,年龄最小的勇士18岁小吉和年龄最长的勇士76岁的陈老。

   在乌鲁木齐休整了两天,期间还参加了5.18世界助残日的大型助残活动。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5月19日     星期一          天气:晴          温度:18—41度

  5.19日早晨10点车队准时从我们下榻的新疆酒店出发,正式踏上了穿越罗布泊的探险之路。整个车队很壮观,4辆丰田4500越野车,12辆现代越野车,1辆东风大卡补给车。我和公司张总、中国摄影家协会的高鹤云老师同坐11号车,我们的司机是戴师傅,很巧,他也是南京人,只不过父亲早年移居新疆。

今天的目标是行驶近360公里到位于罗布泊边缘的库鲁克塔格山区中的一号营地扎营,出了乌鲁木齐市区我们沿着大乌吐高速公路行驶着,天山伴随着我们南行,约半个小时后在接近丝路重镇达坂城的道路两旁,数百台风力发电机擎天而立、迎风飞旋,与蓝天、白云相衬,在天山博格达峰清奇峻秀的背景下,在广阔的戈壁滩之上,形成了一个蔚为壮观的风车大世界,这里就是目前我国最大的风能基地——新疆达坂城风力发电厂,这片位于中天山和东天山之间的谷地,是南北疆的气流通道。路过好几次,还是第一次在这里停留拍照,下了车,感觉风好大,吹的我站立不稳。时间关系不能在这里做过多的停留,必须要赶到托克逊县午餐,今天的午餐很可口,在路边的民族风味饭店吃的拉条子(拌面)吃完饭14:28分我们怀着沉重的心情为汶川地震中逝去的人们默哀三分钟,并且所有车辆鸣笛。默哀结束回到车上继续踏上征途,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后面的路还很长。。。。。

我们驶上了314国道,逐渐的告别了天山,告别了城市进入了戈壁滩,手机也失去了信号,在戈壁上行驶了近60公里进入干沟,也就意味着到了库鲁克塔格山区,库鲁克塔格山位于塔里木盆地东北缘,在维语、蒙古语中都是“干旱之山”的意思。 库鲁克塔格山山脉绵延数百里,像巨人的手臂与阿尔金山、昆仑山一起将塔克拉玛干沙漠闭锁在塔里木盆地内。车队在山里的盘山公路上行驶着,弯道较多,道路两旁山上的碎石时有可能造成滑坡坠落下来,但好在路面还比较平坦,不过这样的路况没能持续多久就要开始脱离公路驶入沙石路面了,从314国道一个叫库米什的地方拐下来,驶上了一条不起眼的沙石小路,说是路其实就是被偶尔过往的车辆碾压压出来有点痕迹的碎石虚土,这条不能被称为路的路顺着西气东输的天然气管线贯穿库鲁克塔格山区,直至罗布泊深处。路况不好,车速很快就放慢下来,整个车队犹如蜗牛一般前行,我们在车内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颠簸。库鲁克塔格山实际上就是一座座凸起的连绵起伏的荒山,山上除了碎石什么都没有,光秃秃的。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前行不久还看见了西气东输的管线和加压站,西气东输输气管线西起新疆塔里木轮南油田,东至上海市白鹤镇。管线全长约4000公里,经新疆、甘肃、宁夏、陕西、山西、河南、安徽、江苏、上海等10个省市自治区,横跨中国大陆东西,是中国最长的天然气输气管道。西气东输工程是我国继长江三峡工程之后的又一项世界级特大工程。车队大约在这样的路上行驶了3个多小时,发现了一片红柳戈壁滩,此时已是19点了,我们便决定把一号营地选在这里。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库鲁克塔格山脉)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构筑帐篷)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我们的营地)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第一晚的野外扎营正式开始,大伙们都处于亢奋状态,因为不少人都是第一次在野外扎营,当然我也不例外。大家一起帮忙把大卡车上的物资都卸了下来,我领来帐篷和防潮垫分发给大家,测了一下风向,找到了相对平坦的地方,开始搭帐篷,看看别人,在摸索摸索没想到自己还真把帐篷搭起来了,其实搭帐篷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哦。陈老很不简单,很快也搭了起来。这时候我发现工作人员们已经安装好了发电机、架起了灯、支起饭桌。为我们做晚餐了,他们忙的不亦乐乎,烧水、摘菜、切菜、炒菜、做米饭、炖羊肉汤。此时已是21点,但是这里的天还是亮的,我和张总、高厅趁吃饭前的时间扛起相机和角架走向远处的山包爬上去拍日落,不过似乎运气不是太好,太阳只落到一半便被云遮住了,拍不到完整的日落,只感受到了凉爽的风,没想到在山顶竟然意外的有了移动信号,打了电话给家里报个平安。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工作人员准备晚餐)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下了山,刚好开饭了,四菜一汤很丰盛,清炒苦瓜、素炒青菜、蒜台羊肉、红烧鸡肉外加一锅羊肉,这也是大家在野外的第一餐,一天的奔波大家都很饿了,我也狼吞虎咽的吃着,一口气吃了三碗饭,喝了两碗汤,大块的啃着羊肉。爽啊!但此时我们的后勤保障人员一个都没来吃饭,正在帮我们分配明天中午在路上带的便餐。吃饱喝足,大家遍四散开来,散步、聊天、思考、数星星。。。。。接近午夜大部分队友们回到了帐篷中,不一会,此起彼浮的鼾声就响起来了。我也伴随着鼾声钻入睡袋,感受旷野中的第一觉。

 

        5月20日                       星期二                天气:多云       温度:5度—39度

清晨5点半争开朦胧的睡眼,准备与张总高老师一起去拍摄日出,钻出睡袋顿感好冷,利马又缩了回去,从背包中找出了厚厚的冲锋衣穿上。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我们背着相机爬上了山包,快看到日出了,我比较兴奋,三步并两步的往山上冲,结果从上面滑下来了,挂彩咯。当我重新登顶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出来了,遗憾啊!

7点半准时享用我们后勤保障人员精心做的早餐,品种很丰富,味道也很可口。稀饭、馕、凉拌黄瓜海带、鸡蛋、榨菜。早餐结束我去给队友们领今天的饮用水和午餐,因为行程比较紧,所以午餐就不开火了,就在车上简单的吃点,每人半块馕饼、一根黄瓜、一个西红柿、一支火腿肠、一罐八宝粥。早餐结束我们与工作人员一起挖了个坑把所有的生活垃圾在这里焚烧,这也是最环保的处理方法.

今天的行程会很辛苦,要颠簸300多公里奔出库鲁克塔格山的魔掌,到达罗布泊边缘的二号营地扎营.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踏上征途,昨天前进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今天各位司机师傅也都磨合的差不多了,速度也可以稍微上来一些,而且在这样的路上开快点反而能减少颠簸.最主要的是要保持一定车距.在戈壁上开车非常难开,但又很好开.难开是因为戈壁上虚土和碎石太多, 车胎随时都有可能被扎破,也随时都有可能陷进虚土中.好开是因为茫茫戈壁上没有往来的车辆,没有交警,可以无拘无束的驾驶.我们的车队在山谷中的戈壁上奔驰着,拉出尘烟让我感觉好象是观看拉力赛一般.接近中午时分突然看见远处有几排房子,开近一看原来是名为尖山的铁矿.真想不到这里的宝贝还真多.过了铁矿,路更加难走了,我们迷失了方向,走了一圈发现又绕了回来,多亏向导用GPRS卫星定位仪找到了方向.在车上解决了午餐,行进中两边山体的颜色慢慢的发生了变化,黑的、红的、五彩的……真的很奇特,大家纷纷下车拍照。整个下午都在山中穿行,终于在19点告别了库鲁克塔格山区,出了山区也就进入了罗布泊地区,一下子视野开阔了,一望无际的荒漠戈壁.回头看一看库鲁克塔格山区,没有天山的巍峨,没有昆仑山的壮美,感觉库鲁克塔格山就象黑龙一样盘踞在戈壁滩之中。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我们的车队在休息)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龙城雅丹)

19点30抵达二号扎营地——龙城雅丹。这里是罗布泊地区三大雅丹群之一,位于罗布泊北岸。远看为游龙,故被称为龙城。龙城位于若羌县境北部的罗布泊地区,雅丹是维吾尔语,原是“险峻的土丘”之意,现通指干燥地区的一种特殊地貌。粘土性岩层,因暴流侵蚀,再经强烈的风蚀作用而成。由一系列平行的“垄脊”和“沟槽”构成,顺盛行风方向伸长。自数米至数十米,长者数百米。形态千奇百怪,颇为奇观。这里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我们扎营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利用落日余辉的光影进行摄影创作。

也不知道是凌晨几时,狂风大做,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再加上帐篷的剧烈晃动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意识到遭遇沙尘暴了。定了定神,拉开帐篷伸头出去探一番,被外面飞沙走石场景吓住了,好恐怖。好在只持续了一会就停止了。

早上拍完照片回到营地发现不少队友都在议论沙尘暴事件,设想一下,如果是我独自一人在这里没准我早就吓瘫了。哈哈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5月21日                星期三                   天气:晴                   温度:6度—40度

时间过的真快,已经是我们来到野外的第三天了,也是最后一天在野外扎营了。

今天我们的计划是探秘罗布泊北岸汉代水陆码头—土垠遗址,深入罗布泊腹地,祭拜探险家余纯顺,并徒步10公里至湖心,下午约需行驶100公里此次行程中最恶劣的路,抵达罗布镇,随后沿哈若公路抵达白龙堆附近扎营。

从龙城开出没多久就到了土垠,土垠遗址为于罗布泊北端铁板河河湾的一个半岛形台地上,曾经台地三面临水,只有北面与陆地相通。以前孔雀河水充溢河道,遥望罗布泊是一片汪洋。在遗址区内,南北各有一排房墙,西边有一段残破的城墙,中间是烽燧亭,烽火台上竖有五根木杆,木杆附近的密室内堆有很厚的苇草。可能为举烽燧时用。据史书记载,这里是西汉时期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驿站,随着楼兰的逐渐衰败而被废弃。如果在这里认真的淘可以淘出不少的古董哦,我就在这里挖到了类似人骨的东西和铁片,更有的队友在这里挖到了的缆绳之类的古董。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在土垠发现动物骨头)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我与陈学海老人)

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土垠遗址,向湖心进发,车队开到距湖心10公里的余纯顺墓前停下了,他是我崇拜的探险家之一, 余纯顺是上海人,生于1951中12月,大学本科, 1988年7月1日开始孤身徒步全中国的旅行、探险之举。 行程巳达4万多公里,足迹踏遍23个省市自治区,发表游记40余万字。沿途拍摄照片8千余幅。尤其是完成了人类首次孤身徒步川藏、青藏、新藏、滇藏、中尼公路全程。征服“世界第三极”的壮举,1996年6月13日在即将完成徒步穿越罗布泊的壮举时,不幸在罗布泊西部神秘遇难。在他的墓地前有不少过客留下的酒瓶与水瓶,可见后人对他的敬仰之情,我们也都在他的墓前洒水鞠躬,高老师还特意献上了他从西藏带回的哈达。结束了祭拜,我们开始了徒步之路,徒步到10公里外的湖心。戈壁上的徒步还是第一次,天气比较炎热,大约40度,不过老天爷真给面子,不但太阳不毒,而且有小风吹着,一年唯一的几滴雨还下在了我们身上。听向导说罗布泊最热的时候可达60度。经过两小时的跋涉终于到了湖心,没感觉到累,只是多了几分干渴。茫茫戈壁滩中树立起一块湖心碑,队友们纷纷在此合影留念。继续前行,这段路颠的我们浑身都要散架了,左右剧烈摇晃,上下使劲的颠簸,头几次撞在了车顶和车框上。4个小时后终于没有了颠簸,车队在一个类似水坝之类的地方停住了,有人在坝顶高呼:“快看,水,水,我看到水了,好漂亮”我们也不知是真是假,拿起相机,非奔过去,跑到坝定一看,哇,果真是个大湖,在暮色下好美,云雾缭绕般外加宝石绿色的湖水,简直不敢相信在这戈壁中还会有个大湖。旁边还有各式样的白色盐晶块,我们断定这是个盐湖。但在这里我们又迷失了方向,不知道往什么方向开,天也快黑了,还没找到扎营地,大家心里都很着急。向导小龙很镇定的指挥车队沿着大坝开,大约20分钟左右,突然看到前方华灯闪烁,好似一个厂矿,大家欢呼一片。走近一看这个工厂规模还不小呢,还有个加油站,名为罗布泊加油站!在加油之余我与站里的工作人员交谈得知,这个工厂名为“国投钾盐”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罗布泊深处的钾盐矿)

加满油向前开约5分钟又来到一片热闹的地方,有饭馆、有小超市、有人群甚至我还发现了按摩房。这就是罗布镇了,罗布泊镇位于新疆若羌县东北部的罗布泊地区,西北与新疆尉犁县为邻,北与哈密、鄯善接壤,是新疆第一大镇,也是中国第一奇镇面积约4万平方公里。整个镇依托国投钾盐而建。在罗布泊干涸的湖床里,蕴着丰富的钾盐资源,探明储量达1.74亿吨。据测算,罗布泊钾盐的潜在价值超过5000亿元,完全具备成为中国最大钾盐生产基地的资源潜力。就在罗布泊镇成立当天,钾盐股份制钾盐公司也同时开业。在罗布泊设立行政镇,承担起罗布泊镇4万多平方公里的社会职能,解决了企业的后顾之忧,为企业的良性运行起到了保障作用。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必须要快速的找到营地,大家也都饿着肚子。也就在此时我们的探路队员们从前方传来了好消息,找到扎营地了,距离罗布镇30KM。同时也带来了第二个好消息,出罗布镇之后就是柏油路了。

夜幕中,我们在柏油路上的疯狂的飞奔着,只20分钟就到达了营地,工作人员们已经发电照明为我们做晚餐了。吃完晚饭,回到帐篷内,已是午夜0点了。在野外的最后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5月22日     星期四         天气:晴               温度:5度—42度

今天我们要告别罗布泊了,将沿着哈若公路行驶400公里到达东疆第一大城市哈密。

起床后,才发现昨天实际上我们就睡在盐碱地上,怪不得身子下不平呢,而且盐碱地被水洒上后会立即变的象泥巴一样。

告别营地,踏上归途。心里总有几分不舍,毕竟在野外机会很少。但同时也有几分激动,因为大家4天没洗澡了,身上好不舒服,连头发里都是沙子。

沿着哈若公路向北行没多久就又看见一片雅丹群,这就是著名的白龙堆白色雅丹。白龙堆地处盐泽东北方向,距楼兰都城近百里。这一地区土质盐碱化严重,呈白色。受风力侵蚀形成土墩和凹地,时人称之为“雅丹地”。因形相似游龙,故称白龙堆。

 5个小时的路途终于看见了远处的天山和绿洲。到了,到了,终于又回到了城市,回到了现实生活中。我们是勇士,成功穿越罗布泊,走出了生命禁区,挑战了自我。

 天山下的守望  罗布泊里的呐喊——穿越罗布泊无人区日记 - 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摄于罗布泊湖心)

  评论这张
 
阅读(2400)|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