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炜的行迹 BLOG

我和“世界”有个约会 在行走中记录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环球旅行者、资深旅游策划、江苏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南京市旅游学会会员、南京《扬子晚报》《金陵晚报》《东方文化周刊》地理专栏等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背包走遍中国所有地区,行走世界四十多个国家地区,并多次深入中国西部、南亚洲、非洲地区(CCTV新闻网、金陵晚报、南京电视台等多家媒体采访报道).2008年5月成功穿越新疆罗布泊无人区,2009年2月穿越非洲撒哈拉沙漠.

网易考拉推荐

柬埔寨—巴肯山,遗失的美好  

2012-01-03 13:30:15|  分类: 旅游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柬埔寨—巴肯山,遗失的美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巴肯山顶等待日落的僧侣们

登巴肯山是来吴哥旅行的必修课,不论背包客还是旅行团队只要来了吴哥都会登顶巴肯山,在巴肯寺欣赏壮美的“吴哥日落”,我也不例外,来吴哥的第二天我就去了巴肯山。

巴肯山位于暹粒城外大吴哥和小吴哥之间,是暹粒这片平原上拔地而起的一座神山,山顶用砖石堆垒成的巴肯寺是王朝的皇家寺庙,一度成为吴哥的朝圣中心。十九世纪中叶,法国的探险家亨利来吴哥探秘,登上了巴肯寺,他曾经有记录道:“在这里的最高处可以欣赏到无比美丽的景致,古人是这样地有情趣,将这美丽的地方建成神庙。”我想,有多少人都是冲着这句话而登上巴肯山啊。

下午四点多来到山脚下,发现前来登山的游人还真不少。到巴肯山顶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徒步登山,另一种挺有当地特色的,让一头可爱的大象载着你一摇一摆的晃到山顶,我对坐大象上山倒蛮感兴趣,但一打听要15块美金才能坐一次,有些心疼,遂决定放弃,还是靠咱的双腿走吧,一来能减减肥,二来可以慢慢看看风景。由于此刻还处于雨季中,所以上山的道路比较泥泞,加上刚刚才下过一场瓢泼大雨,更加难走,幸好我没穿沙滩鞋,不然万一窜出个蚂蝗什么的就麻烦了。提到柬埔寨的雨季,其实不要怕,因为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在下,只是每天有那么几阵骤雨,最多持续十分钟就停了,还很凉爽。

柬埔寨—巴肯山,遗失的美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通往巴肯山顶陡峭的阶梯

 我顺着泥泞的小道在丛林中一步步向上走,边走边自叹自己的大肚腩,平常不觉着,一爬山就感受到了,走几步喘一下,严重缺乏锻炼啊,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往下直滴,衣服也浸透了,折腾了20来分钟,来到一个大平台,微风习习,长舒一口气,不过转了一圈,貌似看不到啥风景啊,四周依旧被密林遮挡着。一问才知道,原来这只是巴肯山的平台地区,“想看日落,想看风景还要徒手攀登到巴肯寺”,一个操着广东口音的驴友指着顶端的那十来座石塔告诉我。还特别提醒我上下不能走同一条路,一前一后的分开走。来到这座历史悠久的“石头城”之下,仰望着通向顶峰巴肯寺那条陡峭的石梯,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那位广东哥们会说“徒手攀登”了,我随着前面几位仁兄的足迹开始手脚并用向上攀爬,别看我爬山比较慢,但对于攀登,我只用了几分钟就到顶了,因为我平常偶尔会去攀攀岩,所以我对攀登巴肯寺表示毫无压力。在山顶回头向下望,不管是身背相机的还是肩挎背包的,不管是老的和少的都在以各种姿态艰难地向上冲刺,不时地抬头望望还有多高,还有多远,好像是在进行比赛似的。看到这个场景,我有些感动,因为大家不远万里的从世界各地飞来柬埔寨,又不约而同地汇聚在巴肯山之巅,是一种缘分,也是大家对旅行的笃定和对境界的追求。

柬埔寨—巴肯山,遗失的美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斑驳的石门在落日的余晖中更显沧桑与魅力

 时光荏苒,现在的巴肯寺只剩下三十来座印度教派的五级石塔和几座斑驳的石门,主神殿已荡然无存,很难让人联想到昔日这里的辉煌,唯有一批批前来赏景的身披橘红色袈裟的僧侣们穿梭在人群中,或是倚靠在塔峦旁,才能找到些寺庙的感觉,也隐约能感受到一丝神圣的力量。站在巴肯寺环眺四周,皆平原,皆雨林,小吴哥的五座莲花蓓蕾石塔掩映在密林深处,偶有轻纱似地薄雾飘绕于林间,虚虚实实,亦幻亦真。

柬埔寨—巴肯山,遗失的美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五级石塔
柬埔寨—巴肯山,遗失的美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柬埔寨—巴肯山,遗失的美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回来后,很多朋友问我在巴肯寺看到日落了吗?我都会笑着摇摇头说:“没有,但很难忘,也很值得”。我曾在喜马拉雅山,曾在科罗拉多大峡谷,曾在非洲大草原等绝美之地赏过日出和日落。我认为不论是在山巅还是海边赏日出看日落,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人们对美好事物的一种愿景和寄托,这个过程可能坎坷,可能顺畅,可能美好,也可能会留有遗憾。因此我更爱等待日出日落时的这个过程和这份心情,有些激动,有些紧张,有些兴奋。尽管从中午开始都是阴天,但大家没有因此而放弃,仍然带着满脚的泥浆和一身的汗水来到山顶,一起享受祈祷老天放晴的过程。直到夜色洒落,太阳也始终未能露上一面,可我们没有丝毫的不高兴,只是有一点小小的遗憾。

   或许,对于摄影创作来说,我没拍到壮美的日落是有些可惜,但从人生角度上来说,巴肯寺等待日落的过程又给我人生旅途中平添了一份难忘的阅历,因为这是我和世界各国的旅行者还有虔诚的僧侣们在千年历史长河里的一次千载难逢的聚会。一切皆为缘。

柬埔寨—巴肯山,遗失的美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1895)|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