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炜的行迹 BLOG

我和“世界”有个约会 在行走中记录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环球旅行者、资深旅游策划、江苏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南京市旅游学会会员、南京《扬子晚报》《金陵晚报》《东方文化周刊》地理专栏等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背包走遍中国所有地区,行走世界四十多个国家地区,并多次深入中国西部、南亚洲、非洲地区(CCTV新闻网、金陵晚报、南京电视台等多家媒体采访报道).2008年5月成功穿越新疆罗布泊无人区,2009年2月穿越非洲撒哈拉沙漠.

网易考拉推荐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2012-09-30 22:58:02|  分类: 摄影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川藏线上很多危险路段都会有舞动的经幡,那是藏族人在祈祷平安!平安!
      一夜过来头不疼了,气不喘了,一咕噜爬起来,走下来,顿感浑身轻松,犹如大病初愈一般爽快,唯觉饥肠辘辘;此刻,一阵阵喜感涌上心间,因为高原反应已经飘散的无影无踪,可以坐上越野车一路无忧虑的狂飙川藏线了。

伴着高原通透明媚的晨光,我们出发了,十字路口的指示牌上清晰地标写着:向西拉萨,向东波密,我们毫不犹豫的打开了东行的右转指示灯,驶上了川藏公路318国道,去感受中国最美公路中的最美路段,这条路是多少旅人们的梦想天路,多少骑行者徒步者的终极目标,先驱者们赋予了318川藏公路一个即诱人,又吓人的称号——“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大朵大朵棉花糖般的浮云在湛蓝的天空四处飘散,金灿灿的油菜花如地毯一般朝着天边铺开,令人怡然陶醉。很快驶出了林芝谷地,开始挑战新的高度。

早就听说六月的色季拉山,颜色各异的杜鹃花开遍山野,一直以为她们会是成片成片地在山间娇艳绚烂的盛放,但真正当车在色季拉山中盘绕穿梭时才顿然发觉这里的杜鹃和想像中的大不一样,她们不争奇,也不斗艳,无论是红的,粉的,白的,绿的,还是紫的,每一株都在低调地绽放自己的那番秀美,和远方若隐若现的雪山相映成趣,秀色可餐;一路上我们不时停下车赏花,拍花,把优雅芬芳的杜鹃永久定格下来。不知不觉已到了近5000米海拔的色季拉山顶,除了走路稍喘点外其他一切都好,山顶的观景台是观南迦巴瓦峰绝佳位置,不过一年中能观测到的几率只有百分十都不到,我站在山之巅,裹着厚厚的外衣,久久地朝着南迦巴瓦的方向凝视着,希望厚实的云层能奇迹般的突然打开。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我们在路上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色季拉山顶,杜鹃花开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山花烂漫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经历了5000米的海拔考验,开始走起了下坡路,呼吸也随着海拔变低变得顺畅起来,经过了繁盛密布,苍翠欲滴的高山林海和有着“东方小瑞士”之称的雪山下的高山牧场来到了山脚下的小镇鲁朗,著名的美味“鲁朗石锅鸡”就是产自这里,这是我在西藏品尝过的最极品美味了,用着一整块石头掏空的特制石锅,配上藏民散养的走地土鸡和高山中的圣泉雪水,佐以各种深山菌菇和参茸美味,然后再用闻火慢炖,那口味绝对诱人,一口气喝上它六七碗,朋友开玩笑道:“喝着鲜美的石锅鸡汤,人家打你耳光都不会丢下碗。”相信走过川藏线的旅人们都曾在石锅鸡中沦陷过,后悔没带一个石锅回来。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鲁朗高山牧场

    在鲁朗犒赏了味蕾,填饱了肚子,已经接近下午三点了,离目的地波密尚有200公里路,据咱们的向导司机肖哥介绍前方这200公路中有40公里是川藏公路318最危险的路段——排龙通脉天险,何谓天险,顾名思义就是天然地势险峻,而且他说这段路还号称“死亡之路”,顿时不寒而栗,但是既然选择了,就要坚强地走下去。

走出鲁朗没多久就和平坦的柏油公路说了拜拜,车轮下是狭窄颠簸的沙石路和木桩路,一面是危石高耸的悬崖峭壁,一边是滚滚流过的帕龙江,滔滔江水发出的隆隆巨响声更让人心惊胆颤,稍不留神就魂归西天,不知有多少辆车,多少条鲜活的生命在这里殒灭,往来的车辆还真不少,挂着各地牌照的越野车一辆接一辆,更有好几辆大型货车晃晃悠悠路在悬崖边慢性着,那种摇摇欲坠的感觉让坐在车里的我不由的捏上一把汗,尤其是在急弯和会车时,更是紧张,好在给我们掌舵地肖哥镇定自若,处变不惊,历经艰难险阻,终于摆脱了“天险”,开过铁桥,闯出悬崖,又走上舒坦的公路,看到了远处绵延的雪山,大家不由地长舒一口气。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行进在通麦天险之上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峭壁嶙峋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在深山老林里跑了一整天,直到天擦黑,我们依旧在茫茫夜色中穿行,突然看见前方隐隐约约有灯光出现,越来越近,这种感觉就像在沙漠中行走到绝望时猛然一抬头看见了前方的绿洲,犹如大旱云霓之盼,估计这是到波密县城了,果不其然,县城不大,沿318国道而建,只一条1公里长的街,街两边尽是各种饭店,虽已是晚间9点,饭店内依旧是人声鼎沸,生意兴隆,门口停放着各地的越野车和货车,我早已饿的饥肠辘辘,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有几个空座的菜馆,点了几个菜还被辣翻天了,原来川藏线上的餐馆基本都是四川人开的,所以下次再点菜要提前说少放辣椒。

 “波密”这两字听起来让人感觉会是一座充满情调的深山小城,其实不然,在这里真的找不到太多情调,仅一条街的县城屋舍建设风格也十分普通,如不是上面标着藏文,着实以为是在内地的一个小镇呢。之所以波密的名气大,是因为川藏线的过客们基本都把这儿当做一个驿站,一个歇脚点,驴友们在这里偶遇,在这里吃饱喝足,一醉方休,然后天亮就各奔东西;在这里开旅店,饭店,杂货店甚至出租车的几乎都是四川人。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走出“天险”,走向美景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雪山下的波密小城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波密,就是川藏线上的一座大型驿站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虔诚的藏民

 在海拔只有2700米的波密快活地睡了一晚上,没有高反的困扰,睡的饱饱的。

话说离开波密向西奔去,见一岔道,指示牌上写着“米堆冰川”四字,便直转岔路,往深处行去,越走路越差,车轮在沙石上强烈的摩擦着傍河前行,两旁是悬崖绝壁,几只秃鹫在天空时而盘旋,时而做俯冲运动,怪怕人的,前方白雪覆盖的冰川已崭露头角,一点点变得开阔和清晰,走到前面干脆没有路了,只得弃车上马,可能是西藏的水草没有新疆和内蒙肥美的缘故,总感觉西藏的马匹有些弱不禁风,矮子里面拔将军,挑了一匹算是比较壮实的马驹在藏族老哥的带领下朝着冰川脚下进发,一会80度上坡,一会80度下坡,搞的我是心惊肉跳,屁股颠的已快散架。

来到观景台,冰川近在咫尺,仿佛触手可及,晶莹剔透的冰雪像是给延绵山峦披上了外衣,一股雄伟磅礴之气从冰川内涌出,触遍全身,顿感自己在大自然面前如此之渺小。正当我在给这独特的冰川造型拍特写时,突然从冰川处传来了“轰隆轰隆”的闷响,这恐怖的声音持续了半分钟后还久久的回荡在空气里,紧接着冰川开始有大个大个的雪块松动坠落,直至变成雪水伴着泥浆倾斜而下流进河谷,我的心咯噔咯噔直跳,马夫安慰我们不要怕,只是一次小型雪崩而已,我想如果此刻我正在徒步走冰川,那乞不是一命呜呼也?资料上说米堆冰川是由米堆村这个地名命名的,我看它还真像一个矗立在大地之上的大米堆。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公路旁的山岭之上铺满着五颜六色的经幡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水墨林芝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仙气腾腾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米堆冰川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川藏线上的骑行者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一路走来,记不清遇见多少骑行者了,有老爸带着孩子,有年轻人,中年人,亦有老夫老妻并肩骑行,他们来自祖国各地,一辆山地车,一身简单的行囊,就这么出发了,从平原到屋脊,咬着牙克服了高原缺氧,淌着汗经历了无数上坡下坡,绷着弦骑过无数悬崖峭壁;骑累了,就停下车望望蓝天,看看雪山,瞅瞅田园,再接着前行,天色晚了,或是住在路边小旅店,或是借宿淳朴的藏民家,他们就这样日复一日,直到到达目的地,有的是圣城拉萨,有的是阿里无人区,甚至还有的要骑过珠峰大本营去佛国尼泊尔。他们用身体和心灵彻彻底底感受了川藏线,诠释了西藏魅力。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川藏线上狂热执着的骑行者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停下车,小憩一下

    我们当晚投宿于然乌湖畔客栈内,这里属于昌都地区,算是西藏东大门了,向东100来公里就是四川甘孜州,海拔近3800米的然乌湖风光旖旎,清澈的水面静如处子,两岸山峦耸峙,山间森林茂盛,远处连绵雪山躲在祥云之中若隐若现,犹如一幅瑞士风光油画倒影在玻璃一般的然乌湖中;和四面八方的驴友们一起坐在湖边的露台上聊聊途中趣事,晒晒高原的日光浴,看天空鸟鹤飞来飞去,静等天边日落美景,这样的日子别提多么惬意,多么诱人。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油画一样的然乌湖,醉人心田

    走过青海湖,看过喀纳斯湖,游过赛里木湖,还是觉着然乌湖最美,因为这里能彻彻底底地把人融入大自然之中,这里能让钟表停下指针,能让自己变得没有任何的杂念。

   路还要继续,不能恋战,一切的美景和遇到的人和事都只是行走中的插曲,回想起来,永远都是那么悠扬,那么生动。

  川藏公路,也许有一天,我会再回来。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行走川藏公路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评论这张
 
阅读(15656)|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