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炜的行迹 BLOG

我和“世界”有个约会 在行走中记录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环球旅行者、资深旅游策划、江苏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南京市旅游学会会员、南京《扬子晚报》《金陵晚报》《东方文化周刊》地理专栏等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背包走遍中国所有地区,行走世界四十多个国家地区,并多次深入中国西部、南亚洲、非洲地区(CCTV新闻网、金陵晚报、南京电视台等多家媒体采访报道).2008年5月成功穿越新疆罗布泊无人区,2009年2月穿越非洲撒哈拉沙漠.

网易考拉推荐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2014-11-01 14:11:54|  分类: 摄影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在透心凉的晨风中,离开了温得和克,正式开始纳米比亚的自然狂野探寻,第一站是四百公里之外Sossusvlei,世界上最著名,最古老的红色沙漠就在那里。

从首都出发,仅有的四十公里柏油公路走完之后,就迎来了漫长的“搓衣板”路,沙化严重的纳米比亚,沿途几乎看不到绿色植物,看不到村庄屋舍,没有生机和活力,只有荒原戈壁和丹霞异峰一路随行相伴,与中国大西北和美国西部的地貌十分相似。我们的车在沙石路上风驰电掣,利石土块打在底盘和车身上,很有节奏感的噼里啪啦作响,过往车辆扬起的沙尘无孔不入地钻进了车里,所以,来纳米比亚一定要准备好魔术户外头巾或口罩,即便带上,仍然会是灰头土脸,就连密封好的行李箱中都会灌进沙尘,原本漂亮精致的行李箱,十天颠簸下来变得沧桑憔悴,好可怜。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为什么纳米比亚全国大部分路况都会是这样呢?Scorpio告诉我:一来是国家经济能力负担不起,二来纳国的车少,人口少,即便是来旅行的游客数量也非常有限,加上一进入雨季淡季,气温非常高,很多国家公园根本进不去,就比如红沙漠,四五十度的高温,根本是望而却步,所以也没必要去斥巨资来修路。三来则为了保护好原始的生态环境,不修路,也可以避免资源的开发和生态的破坏,留下更多的纯净和美景给世人。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有了曾经罗布泊、撒哈拉沙漠及肯尼亚等荒漠地带的穿越历练,面对车轮下的路况,我已非常淡定,暖阳洒在身上,很容易就懒懒的打起了瞌睡,殊不知一场捉弄人的小插曲即将降临。

正当我一边享受着碎石路带来的“全身按摩”,一边睡意正酣之时,感到车子歪动了一下,接着就熄火停了下来,我们的司机Kerry立刻下车查看,前轮被锋利的石头刺爆了,完全瘪了,Scorpio让我们不要担心,因为这在纳米是家常便饭,接着跳下车,和Kerry从后面的行李拖车中取出了一条备胎,操起工具,相互配合起来,三下五除二就把新胎安好了,这速度,这默契,看来一定是换胎换出经验来了。无聊的旅途来了点小插曲来调味,顿时气氛有活跃了起来,凡事别高兴的太早,当汽车全速前进时,突然感到车里的沙尘变得非常浓重起来,于是大家就开始相互检查谁的窗户没关严实,坐在最后一排的老田大声地喊着:“stop,stop”我们回头一看,好家伙,原来车尾的玻璃碎了好大一块,露出个大洞,沙尘直往里涌,这沙石路的威力真大。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原上,连人影都没有,别说换玻璃了,聪明的Kerry找出一大卷粗胶带,站在后门,将碎玻璃渣清理干净之后,用胶带糊上去,几乎用尽了一卷胶带,终于搞定,还别说,这质量不比玻璃差到哪儿去,密封性能杠杠滴。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Kerry换轮胎中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玻璃上的大窟窿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两番插曲让我们对纳米的路况有了充分的认识和了解啊,刚刚很淡定的我,现在也开始变得心急,恨不得早点到达Sossusvlei。Scorpio说:“咱午餐的小镇已经近在咫尺”,这好几个小时千篇一律的黄土和荒凉,眼睛看的都麻木了,屁股也坐硬了,还吃了一嘴沙子;人啊,不走运的时候,就接连不走运吧,我们正抻着懒腰,放松下来,庆祝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一阵焦糊味道在车内弥漫开来,这味道越来越浓,大家都意识到糟糕的事情又来了,原来另外三条胎也未能逃脱沙石路的威力,全部阵亡,其中一条胎已经严重变形并且有的地方已烧化,Kerry苦笑地摇摇头,摆摆手,很无奈。再牛的奔驰,也敌不过纳米的魔鬼公路啊,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波三折真折腾;

好在,我们午饭的地点就在前往几百米处,但是车里已经没有备胎,而且这里的汽修店只能补胎,根本就没有新胎可以换,也就意味着我们的车就此开始趴窝,那么,下午的沙漠怎么去?毕竟还有六十公里的路,气氛顿时变得沉闷起来。不一会儿Scorpio一身轻松,面带笑容地走来,他让我们把相机之类的贵重物品带下车,步行去前面的餐馆,他已经联系好了首都的汽修公司,让他们立刻就送三条新胎过来,下午进入沙漠的旅程他也已另外安排了一辆国家公园的越野观景车,保证我们正常进入红沙漠,完成傍晚的拍摄,大家对他当机立断的处理拍手叫好,不过得委屈Kerry了,他要在这里起码等上起码六个小时。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严重变形的轮胎

     纳米比亚是在沙漠戈壁上建立的国家,浩瀚无垠的纳米布沙漠覆盖着纳米比亚四分之一国土,纳米比亚的名字就是根据纳米布的名字而取,大意是“遥远干燥的平地”。这片巨大的沙漠号称是地球上最古老的沙漠,同时也是中南部非洲最大的沙漠,还拥有世界上最美的红沙漠,三个最“字”已经把许多旅行者的目光聚集到了这里,忘了说,这片起于安哥拉,贯穿纳米比亚的纳米布沙漠直接与大西洋相接,形成了十分罕见的“倒沙入海之美景”。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旅馆周围的荒漠

   我们的午餐在戈壁深处这家唯一的旅馆中享用,虽然周围都是荒凉的不毛之地,但是走进这家旅馆,一下子就感到活力生机,花园式的布局,干净整洁的餐厅,彬彬有礼的服务,还有露天的小泳池,在广袤无垠的戈壁之中游泳绝对是一番难忘的奢享,我们去的时候已经过正午了,很多金发碧眼的西方人在泳池边闭着眼睛享受着沙漠阳光。很遗憾,这次没有机会在这里体验一晚,因为这家地处“纳米布诺克卢福”国家公园门口的“沙漠旅馆”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实在太抢手,据说半年前房间就已经全部售罄。所以,我们只能住在距离沙漠公园大门一小时车程的另一家戈壁旅馆了,当然,如果想住帐篷或露营的话,公园附近倒是有好几处颇具规模的营地可以考虑。

   有朋友疑问我,好好的沙漠缘何成了公园?其实这类公园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植入商业化、过度开发、人工雕琢、人潮涌动的那种,只是这片自然区域上升到了国家层面,采取的一种更好的管理,限制,保护大自然的模式罢了,其实就是保护区,纳米比亚将近一半的国度都被划入了国家公园的范畴。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45号沙丘 

午饭罢,蹭了一会儿旅馆里仅有的绿荫,在太阳不那么辣的时候,我们开始挺进沙漠公园,向著名的45号沙丘进发,45号沙丘是红沙漠众多沙丘中最杰出的代表,数字名称代表着公里数,从大门的0公里开始计算,位于45公里处的那座最有型的沙丘就是了。行走世界,总是能与大自然的曼妙与神奇不期而遇;沙漠公园的入口是纯正的戈壁荒原,毫无沙漠的影子,当车行二十公里之后,两旁已是沙海连绵、沙丘彼伏,蔚为壮观,这片沙漠的颜色与我们所看过的其他不同,伴随着时间和光影的变换,显现出诸如红褐、朱红、粉红等各种红色或橙色,惊艳夺目。驰骋在沙漠中间的公路上,除了迷人的独特色彩还有形态迥异,吸引眼球的各式沙丘,几乎每一座沙丘都有自己的特色和形状,金字塔形、蘑菇形、爱心形等,浑然天成,应接不暇,沙丘的美一是在于形状的特别,二是从沙丘顶部一直延伸到底部的优美线条与曲线,三就是瞬息万变的光影效果,每个时间段都有不同的味道。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布沙漠也是在地球上比较罕见的有狮子、豹子等猛兽和诸多非洲著名的野生动物栖息的沙漠,不敢确定到底这里有多少猛兽的存在,但是对于羚羊之类的普通野生动物,在这里是经常能看见的,它们三五成群且很有序的排成队伍沿着沙丘下的戈壁悠然穿行,偶尔还会十分傲慢地从公路上晃过去,因为它知道,我们一定会停下车让行,这些小生灵们真是聪明可爱。

赶到45号沙丘下已是下午四点多,正值最美的时刻。还在远处时,我的目光被这座独树一帜,横卧于地平线上的大沙丘所吸引,它的光影和线条实在令人美的不敢直视,这条柔美的曲线也是界限,一面阳面,一面阴面,两边明暗均匀,泾渭分明,尤其是那种色差之间强烈的反差与碰撞,是非大自然力量所能赐予的了的,此时此景,已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唯有亲眼来目睹。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沿着车辙印来到45号沙丘之下,此刻的沙丘已由橙红色变成了朱砂红,色彩越来越柔和。仰望沙丘,S型曲线依然婀娜悠美,这座静卧的沙丘虽没有在远处的那种立体感,却给我另一种纵深感。45号沙丘是纳米布沙漠公园中为数不多的可以攀登的沙丘,很多游客为了感受一把会当凌绝顶,都会沿着沙脊一步一个脚印地向顶峰进发,在沙漠里行走我是经历过,这滋味可不好受,很容易深陷沙中,深一脚浅一脚,走一步退三步,而且坡度越大,行走难度就越大。有过前车之鉴,加上我也担心脚印破坏沙漠的美感,便决定放弃登顶沙丘,把时间腾出来在下面多拍些精彩的照片,因为45号沙丘周边的每个角度照出来的形状和光影效果都不一样。不过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很多游客登顶沙丘留下的脚印,一阵轻风,带起扬沙,立刻就让它消失的无影无踪。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爱心型沙漠

 这片沙漠的沙质,是迄今我看过最为细腻的。我不知道是不是整个纳米布沙漠的沙质都如45号沙丘一样绵软细腻,抓起一把红色的细沙握在手中,任它一颗颗、一粒粒从指缝中飘落,仔细端详,每一颗沙粒都是一颗小晶体,精细闪耀,质感醇正。每去一处著名的沙漠地带都会装上一瓶沙子带作留念,在这里亦是如此,我们所住的沙漠旅馆更是贴心的很,用精致的小玻璃瓶装上他们引以为豪的细沙,送给每一位在此入住的客人,瞬间的感动涌上心头。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45号沙丘全貌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四十五号沙丘的美,不止是它本身主体的美,四周一簇簇绿色的骆驼刺和几颗已经枯朽,但依然屹立不倒的合欢树更是点缀托衬着这尊宏伟的大沙丘,自然也成为了我们摄影人很好的前景。干枯的合欢树的支干,如毛细血管般交织蔓延,柔顺的阳光把这几棵合欢树的影子投射到沙丘之上,清秀的树影映在光滑细顺的沙壁上,别有一番“沙海幻影”的感觉。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沙海中的合欢树,虽已死,但仍不朽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如梦似幻的光影
 
         天色渐暗,没有了阳光,温度也降了不少,游客们基本已经散尽,只剩下我们还端着相机在兴奋中回味;其实我们也算是“因祸得福”,因为这里的规定,公园以外的车辆必须在日落前离开公园范围,违规滞留的会面临高额罚款,若不是我们的车发生故障,调换成公园里的越野车,我们根本等不到最后的光影。返回前,热情的司机招呼大家来品尝他特意准备的风干牛肉和果汁,在寂静无声的旷野上被大自然拥入怀中,享受着带有野性的非洲味道,真想就地支起帐篷,地当床、天当被,数星星,看月亮。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清晨,再次进入沙漠
         从45号沙丘回到旅馆已经快晚上九点,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旅馆的模样,凌晨四点多就又踏上了征程,Kerry一直到很晚,等来了从温得和克送来的三条新轮胎,我们的座驾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在黎明前的黑暗里狂奔前行,终于在东方破晓之际赶到了沙漠公园大门口,已有好几台越野车比我们早先抵达,大家都等待着公园开门的那一刻,为的是能一睹沙漠日出。公园每天的开关门时间都不同,根据预测的日出日落时间而定。十分钟后,工作人员不紧不慢的打开了大门,所有车辆已经按耐不住此刻的激动,立刻发动,有序涌入,此时,天际的色彩已不再是鱼肚白,日出前的红晕开始缓缓笼向大地,顷刻间,两边此起彼伏的沙丘犹如披上了一层粉色外衣,透出一丝柔美的韵律。沙漠里的日出速度极其快,半分钟前太阳才露出半个脸蛋,半分钟后完全跳出了地平线,绽放出万丈光芒。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在路上
     “死亡谷”,听到名字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在纳米布沙漠就有一处名为“死亡谷”的奇观。随着太阳的不断上升,45号沙丘的光影变得越来越硬,我们已无心停留,于是招呼Scorpio带我们离开,向“死亡谷”进发,Kerry载着我们沿沙漠公路前行了近二十公里来到尽头的停车场,想去死亡谷,必须先到号称世界最高沙丘的65号“老爹沙丘”之下才行。前方已是沙海连片,由于沙漠里路况十分复杂,很多地方是虚土空洞,车轮极有可能深陷其中,必须换乘由专业司机驾驶的4X4越野车才可以,驰骋在沙漠中,我们的车时而如弹簧般离开地面,时而曲线弯绕行进,刺激连连,我们的临时司机是一位极富沙漠驾驶经验且非常幽默的黑人大叔,一路上,他不但成功解救出陷入沙窝的另一车游客,还带着我们完成了几次惊险的抛物线运动,似乎在炫耀他高超的车技。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最高峰即65号“老爹沙丘”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沙漠中行走,不是一件易事   

还没好好享受一把冲浪的乐趣,这短短五公里的沙漠越野就已匆匆结束。越野车的终点是沙漠中的一片白灰色盐碱地,特有的颜色很像是在戈壁上的一层霜,走出这片盐碱地,又回到了无边的沙海中,两座沙丘高峰异军突起,抬头仰望,最高的那座就是65号“老爹沙丘”,隐约看到有好几个人影正缓缓地向海拔400多米的顶峰移动,在大自然面前,人类简直太过渺小;从盐碱地到沙丘之冠,看似只有几百米的直线距离,可起码得步行两小时以上,好在我们要去的“死亡谷”,只需要翻过比老爹沙丘矮上大半截的两座小沙丘。别看是两座小沙丘,在沙漠中行走可不是件简单的事儿,两条腿犹如灌铅一般,总觉着随时会陷入深沙,太阳暴晒的力量带来的极度干燥,感觉迈出的每一步都是艰难的,于此同时还有一阵阵风沙相迎,虽没有遮天盖地这般夸张,但它一个劲扑面而上的热情,实在难以招架,我紧紧的把相机藏在怀中,生怕被一颗颗细小的沙粒乘虚而入。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死亡谷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我身后的这片盆地就是死亡谷

 翻过两座沙丘,眼前惊现一片椭圆形的白色盆地,盆地虽不大,却和四周无际的红黄色沙海形成强烈对比,这片干涸龟裂的不毛之地就是“死亡谷”,谷地里星罗棋布的矗立着早已枯朽的合欢树,它们姿态各异,虽然有的身躯已垂弯或腐朽,但大多在饱经了千年沧桑之后,今日依然挺拔,即便躯干已被烤焦。我曾在中国的木垒和额济纳感触过胡杨“千年不死、千年不倒、千年不朽”的那般顽强精神,“死亡谷”里的合欢树亦是如此,生命已然逝去,可那股子韧劲尚存于世。走进烈日炙烤下的“死亡谷”,四五十度的高温,没有任何遮挡,空气似乎都已凝固,晒得我快要窒息。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大漠逐日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死亡谷的沧桑与荒凉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沧海变桑田

 双脚踩在开裂异形的大地上,抚摸着粗糙热烫、光秃无泽的一株株“古树化石”,遥想千年前,这里是一片充满活力的绿洲,河水在密林间蜿蜒潺流,野生动物们自由的穿行其间,但是随着生态环境发生了剧变,沙漠逼近了这片绿洲,阻断了一切水源,造成严重干旱,甚至连雨水都消失无踪。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干裂的地标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试图走进这片盐碱地深处,探寻它的苍劲寂寞的美

 “死亡谷”的美是苍劲寂寞的美,美的让人惊叹、让人孤独。我们不禁感叹,大自然的无限威力,造物主的鬼斧神工,给地球创造了多少震撼人心的景象,时过境迁,沧海桑田,有谁能想到在这八千万年高龄的纳米布沙漠深处会有这片“死亡谷”的存在?

纳米比亚记行—红沙漠,南回归线上的惊艳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途中跨过南回归线,南温带和热带的分界线。

  

期待纳米比亚记行之三:鲸湾,大西洋出海记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442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