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炜的行迹 BLOG

我和“世界”有个约会 在行走中记录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环球旅行者、资深旅游策划、江苏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南京市旅游学会会员、南京《扬子晚报》《金陵晚报》《东方文化周刊》地理专栏等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背包走遍中国所有地区,行走世界四十多个国家地区,并多次深入中国西部、南亚洲、非洲地区(CCTV新闻网、金陵晚报、南京电视台等多家媒体采访报道).2008年5月成功穿越新疆罗布泊无人区,2009年2月穿越非洲撒哈拉沙漠.

网易考拉推荐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2014-12-23 21:54:13|  分类: 旅游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认识纳米比亚,是从红泥人照片开始的。纳米比亚的“红泥人”聚集的土著部落,是我们,乃至每一位光临纳国的游客必去,必拍的重点环节。因为,他们的生活习惯最接近原始,而且我还听说,“红泥人”的总人数越来越少,正逐步走向消亡。

       其实“红泥人”并不是这个民族真正的名字,只是这支原始的部族有一种非常独特的生活习惯,女人们会用当地特有的红土和黄油混裹在一起,然后涂抹在皮肤和头发上,整个人的皮肤呈红色,所以人们习惯称他们为“红泥人”。据说她们可能由于曾经缺水的缘故,所以到现在一生都不洗澡,但是她们身上的“红泥”却有着十分神奇的功效,可以防止蚊虫叮咬,还能抵御烈日暴晒,而且走近观察,她们的皮肤其实都很细腻,完全没有很多非洲人的那种粗糙,说明红泥还有美容功效啊。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袒胸露乳,在我们看来,是一件有伤风化,很不光彩的事情;但是红泥人们却整天裸露上身,无论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不论是在家中,还是在马路上,她们都毫不避讳 ,甚至连我们拍照合影,她们也没有任何羞涩之意。正是因为他们有着诸多趋于原始的生活习惯,才能聚焦全球摄影师和旅行者们的目光。

这支民族真正的名字是“辛巴族”,早在17世纪时,这支民族从安哥拉高原迁徙到纳米比亚境内,算是广袤的非洲上最为富庶强大的游牧民族之一。现在的“辛巴族”人,除了脱离了母系氏族,其他依旧保持着500年前的原始状态,没有被现代的先进生活方式同化。他们生活在旷野上的一个个孤立简陋的部落中,一个部落就是一户大家庭。不过现在,他们的人口越来越少,全球仅剩下两万人。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辛巴族”里男人的基因似乎比较特别,也可能是他们近亲结婚繁殖的缘故,很多男孩都逃不过15岁就夭折的厄运。所以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辛巴族”是一夫多妻制的,听说这里的男人只要用三头牛,其中一头公牛,两头母牛就可以换取一个老婆;不过,去提亲的时候,作为聘礼的牛一定要高大威猛,否则也女方的家人也可能会拒绝。还有一个很趣的事情,一个部落的房子越多,说明这个部落中男主人的妻子就越多,因为他们的习俗往往是娶一个妻子,就必须搭一个屋子。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现在的辛巴部落,主要绵延于纳米比亚西北部靠近安哥拉边境一带,这片区域的中心是奥普沃。我们从颓废方丹赶到这里的时候已是中午一点多了,这是一座首府城市,但是规模绝不能和国内同等城市相提并论,充其量也就是座中等小镇规模,横竖两条街道,低矮旧简的房屋,还有满街飞扬的灰尘。坐在车上,偶尔能看到吸引我们眼球和镜头的“红泥人”,光着上身的她们,三三两两的在路上行走或是发呆,还不时有男人从他们身边经过,双方都会很友善的打着招呼或是谈笑风生,一种很自然的生活状态在不经意间流出,第一次看到这样原始的场景,大家激动不已,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走过的每一位行人,就在此刻,我也意识到,从现在起,我们已“闯“入了“辛巴族”的生活世界。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街头随处可见的红泥人 

 探访辛巴族“红泥人”部落,因为语言的不同和生活习性的不通,一定要有当地的专业向导才可以,否则很难与他们接近。我们在当地的向导也是一位非常友善幽默滑稽的黑人,貌似还带点多动症,喜欢和我们称兄道弟,喜欢学习俺们的中文,更喜欢手舞足蹈的跟我们起哄。

辛巴族虽然是一个逐步脱离了“母系氏族”的民族,但是还残存着母系社会的遗风,比如一个部族里最有威望人会是一位女性,相当于族长的角色,部落里的一切规定都由她来指定,部族里的体力劳动和放牧狩猎都是男人来做。因为到部落去的早,很多人都还在外放牧,会比较冷清,所以当地的黑人向导建议我们下午稍晚些时候再前往。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黑人向导扛着一大袋面粉和几袋粮食上了车,要带给部落的红泥人们,当然大家也从中国带了很多糖果和巧克力,准备送给辛巴族的友人们。从奥普沃到部落仅二十分钟车程,这是一连片部落区,星罗棋布着几十个,乃至几百个部落。辛巴族的部落和我们在肯尼亚去的“马赛人”部落还不完全一样,前者是纯纯的原始气息,不带一丝商业化,后者虽然也比较原汁原味,但是已经植入了一些旅游商业,比如需要收取门票,合影也要小费等。黑人向导带我们去了一个规模相对比较大,人气也比较兴旺的部落。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一走进部落,好几个光屁股啷,正在玩耍的小男孩立刻放下手中的泥巴,朝我们飞奔而来,簇拥着我们,仿佛和失散多年的亲人重逢,接着一个劲的让我们拍照,还可怜巴巴地望着我们,希望我们能给他们糖果吃,有的小家伙一脸的尘土,还拖着鼻子,可爱又可怜。真想从包里拿吃的给他们,可是我们的黑人向导特意叮嘱,要把零食统一交给族长来分配,千万不要给他们个人,否则会因哄抢引起矛盾,说的也对,每个村子都有制度。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在这里,我们终于和红泥人零距离。衣不蔽体的她们,全身都是红彤彤的,三三俩俩的在屋舍旁一边晒着太阳,一边侍弄着头发,她们还有一种特别的习惯,就是在长发上涂抹着浓重的红色泥土和黄油,长期的风化形成了条型块状,摸起来硬邦邦的, 很有艺术雕塑的感觉,远看还以为是假发套呢。不过,她们的发型也是有讲究的,只有17岁以后才可以梳成多条辫子。我估计辫子的形状和质量也是评判她们的美感标准之一。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辛巴族生活的屋舍十分简陋,好一点的是用烧过的牛粪掺着泥巴混合搭筑而成,普通的直接用泥土和茅草堆积成圆锥体,更有的直接用篱笆和树枝搭成棚子,因为这里一年到头都没有几场雨水,牛羊等牲口就住在离他们生活的屋舍很近的棚子里。部落里完全没有通电,生活用水依靠附近的地下井水。如此艰苦的环境,不禁让我倒吸一口凉气,如果让我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那我岂不是要崩溃了。但是想想看,非洲更有刚果、索马里等很多比这里还贫穷的部落,那里的人过着骨瘦如柴,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连基本生活都难以维持。和他们相比,辛巴族的生活是不是更幸福一些呢?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这位老者是整个部落的族长,一脸威严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部落里的男主人,据说部落里年龄偏大点的妇女都是他的富人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曾经在这片土地上强盛一时的辛巴族能把他们原始的生活状态保持到今天,的确不容易,希望能将这种文化和纯粹延续,或许这份希望会逐渐变为奢望。因为现在,城镇化蔓延迅速和旅游发展不断加速,外界带来的影响和诱惑,让辛巴部落里的不少男人,甚至女人都开始离开家乡,去大城市里谋工挣钱,有的卖艺,有的摆摊,开始逐渐脱离民族习俗的枷锁,毕竟现在的社会已不再是游牧时代,不再是靠拼杀取胜的时代。惟愿前来参观的游客们不要用”物质”打扰他们,给这支即将濒临消亡的民族们留下一片净土和空间,让“最后”这两个字来的再晚一些。
纳米比亚行记 –走进最后的“红泥人”土著部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评论这张
 
阅读(4496)|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