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炜的行迹 BLOG

我和“世界”有个约会 在行走中记录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环球旅行者、资深旅游策划、江苏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南京市旅游学会会员、南京《扬子晚报》《金陵晚报》《东方文化周刊》地理专栏等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背包走遍中国所有地区,行走世界四十多个国家地区,并多次深入中国西部、南亚洲、非洲地区(CCTV新闻网、金陵晚报、南京电视台等多家媒体采访报道).2008年5月成功穿越新疆罗布泊无人区,2009年2月穿越非洲撒哈拉沙漠.

网易考拉推荐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2014-09-08 23:29:45|  分类: 旅游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我们的渡轮缓缓驶离中华人民共和国黑河口岸

 两年前,“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游历朝鲜;两年后,决定横渡黑龙江,去趟俄罗斯。

俄罗斯是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横跨欧亚两洲,西连东欧和北欧,北至北极圈北冰洋,一路向东跨过乌拉尔山脉进入亚洲,一直延伸到亚洲版图最东头的白令海峡,和北美洲隔海相望,若不是二十多年前的苏联解体,分出去十五个国家,俄罗斯的国土面积比现在还大五分之一。俄罗斯是一个长期专注扩张领土的国家,从四百多年前极具野心的沙皇统治下开始拓疆辟土,采取武力和暴力占领了西伯利亚,横扫了蒙古国的大片土地和远东地区,甚至还在清末,强行与无能的清政府签订了《瑷珲条约》,割占了中国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约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森林,更可恨的是他们为了得到海兰泡(我们即将去的布布拉戈维申斯克市),竟然对海兰泡进行了大规模屠城,简直惨无人道。想到我们即将踏上的这座昔日属于中国的土地,一番酸楚涌上心头。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布拉戈维申斯克市街头一景

 俄罗斯人对领土扩张的这份执着和狂热直到现在,我在从中国黑河到俄罗斯布市的客船上就亲眼所见了老毛子扩张土地的一幕,话说船在江中行驶,贴近俄罗斯一侧时,我看到俄方的采砂船正如火如荼的忙碌着,同船的一位长期在俄罗斯做边贸生意的中国人指着采砂船略带气愤地告诉我:“瞧,老毛子又在拓领土了,他们把从江底挖出的沙子堆积到岸上,日积月累,土地面积就会越变越大。”哪怕是一厘一毫,都不放过,真过分。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俄方的采砂船为了拓宽领土忙的乐此不疲

过往的几年里,不下于十次来到中俄边境,去过满洲里、漠河、乌伊岭、室韦这几座边境小城,均止步于中俄国门之下或是与俄罗斯隔界相望,最多也就是乘游船在江界上游弋一圈,虽然俄罗斯近在咫尺,却一次未入其境。此番决定,利用端午小长假,拼凑个五天时间,从黑河出境,去俄罗斯小转一下。

从南京到黑河,先飞哈尔滨,然后转傍晚出发的火车,一路北行,在小兴安岭里晃悠一夜,次日清晨抵达黑河火车站,晨光中的黑河透着一丝凉意,短袖仿佛有些驾驭不了,顾不得在这里驻足,找了一家早餐店饱餐一顿之后,便匆匆赶往位于大黑河岛的黑河口岸。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身后就是出境联检大厅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黑河是黑龙江北部一座美丽的边城,处处充满了俄罗斯风情,位于中国版图上靠鸡冠的位置,与俄罗斯远东第三大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隔黑龙江相望,最近之处仅几百米,这在边境城市中十分少见的,而且面对面的还都是两座城市的主城,站在黑河繁华的滨江路上眺望对岸,高耸入云的电视发射塔、一栋栋苏联风格和现代化设计相结合的房屋楼宇、还有蓝色尖顶的东正教堂等异域味道的建筑尽收眼底,一排排林立的塔吊和尚未完工正搭着脚手架的几栋高楼正告诉我们,眼前的这座城市正处于发展阶段。每当夜幕降临,两岸的两座城市不约而同点亮了华灯,隔江辉映、遥相闪烁,仿若一座城,其实是两国。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暮色下,登高看黑河,这座中俄建筑风格相结合的清新小城,风情万种,凸显边城特色;远处隐约可见连绵起伏的小兴安岭。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黑龙江畔,黑河的"母亲广场",余晖中,市民在这儿跳舞、纳凉,惬意有加,这座北国边城枕黑龙江水,靠小兴安岭,以优良的空气水源和和谐的人居环境在中国幸福指数排名榜荣膺前列。黑河的各种物价都很低,生活简单、无压力,绝对适宜养老。在火车上就遇见好几位候鸟族在这里买了房,每年过来生活三个月,省钱、省心,每天眼睛还能出趟国。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宽阔的黑龙江对岸就是布市的电视塔。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眺望对岸布市的滨江地带,楼宇林立,靠近江边最矮的那座有两个尖顶的建筑就是凯旋门。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布市东部临江区正崛起的三座大楼,注意看,照片左边,带圆台体金顶的那座大楼就是全布市最好的亚洲酒店,我们的房间就订在那里,据说老板是福建人。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站在黑河看两岸,华灯闪烁,交相辉映。

在黑河遇上了多年不遇的三十五度高温,连出租车司机都直说我们来的真不赶巧,这座室内几乎没有空调的城市这几天的确挺难煎熬。黑龙江畔,很多市民带着孩子在这里游泳、嬉水,有些人为了游得自在、舒服,喜欢往江中间游,有趣的是对岸俄罗斯有不少人也喜欢贴着江中心在游,中俄两国以江中心为国界,可实际江水是流动的,难以划定准确界限,但是两国之间的游泳人总会很自觉的相隔近百米的距离。举起望远镜望向对岸,布市的江边也有不少身着泳装的人们,和我们这边不同的是他们大多躺在江滩上,惬意的享受着日光浴。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黑龙江中两国的游泳者,自觉划分出“江界”

黑河对岸的布市,全称布拉戈维申斯克市,俄罗斯在远东地区的第三大城市,是阿穆尔州州府,地位和哈尔滨相当,阿穆尔得名于这条流经两国的黑龙江,黑龙江用俄语翻译过来就是阿穆尔河的意思。黑河人和在当地的华人喜欢简称其为“布市”,布市在俄罗斯远东地区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不仅是大学城,更是远东大型工业中心,木材、纺织、船舶制造,都是这里的经济支柱。 

原以为有一座大桥联通黑河和布市,到了口岸才知道,从黑河到布市连桥影子都没有,只有水运,旅客坐摆渡客船,货物运输有专门的汽渡,到了冬天还有气垫船。从黑河到布市一天有五班船往返,分别从早晨8:30开始到下午14:30结束,不过,准确来说应该是十班,因为另有五班船是俄方的,俄籍人必须坐俄方船,反之中国人也必须坐中方船。一张往返船票120元人民币,直接在口岸凭护照和有效签证购买就OK,当时没搞清第一班船开船时间,我们七点就到口岸了,连海关边检都还没上班,倒是出境联检大厅外倒是聚集着好多大叔大婶儿,一看到我们下出租车,一起围上来,问我们要不要兑换卢布,要不要帮忙填写俄方的出入境卡,现在卢布比值1:5.4,据说是比以前贬值了,都是通货膨胀惹的啊。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护照,往返船票,俄方入境卡,一个不能少。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搭俺们出国的小火轮儿

 坐渡轮出国,总有种“偷渡”的感觉,鸣笛声中,轮船已缓缓驶离黑河口岸,乘着波涛,追着浪花向对岸驶去,这艘小轮虽说是跨国运行,但是跟长江上的渡轮没啥区别,也是上下两层,略显简陋和陈旧;途个视野开阔,我们上了船就直接倚栏而站,环顾四周,已是座无虚席,大多数旅客都带着大包小包行李,他们大多都是搞边贸的,主要以倒腾日用品和服装为主,这些人就是我们经常听说的“倒爷”,靠着居住在边境的优势,从内地批发了货物,然后再贩运过去,赚取差价,到了冬天他们也会从对岸进些皮草回来卖,更有不畏艰苦的带着货物从对面的布市坐上七天七夜火车去莫斯科做生意。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繁忙的中俄汽渡,满载着一车车集装箱运至布市塔吊林立的货物口岸。

不过从他们的口中得知,近几年的边贸生意越来越难做,非但利润薄,而且俄罗斯人对中国人的友好程度也大不如以前,去了就只能是混口饭吃,也有不少“倒爷”把孩子送到布市的大学读书,学习俄语和西方文化,算是一种镀金吧,怎么说也是留学啊!当船快接近俄方江岸时,一艘庞大的汽渡引入眼帘,这艘船满载着二十多辆中国的集中箱货车正全速驶向俄方货物口岸,着满满的可都是GDP啊。据说胡耀邦总书记在改革开放初期,曾想把黑河和深圳并列发展,提出了“南深北黑,比翼双飞”的口号,可不知后来是什么原因没能如愿。在我看来,两座“姐妹城”没有一座大桥来相连,的确有些不可思议。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布市的口岸很小,一出去就是两条铁轨,无人看守,无任何护栏和信号灯,一定要观察注意两边是否有火车通过。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货车上的工人,金发碧眼,标准的俄罗斯男人,一下子感觉到了欧洲。 

渡轮靠岸,一位身着蓝色军装、手拿对讲机、金发碧眼的俄罗斯边检美女的出现似乎在告诉我们已经登陆了俄国领土,俄罗斯国土面积很大,横跨好几个时区,此刻已是布市时间中午十一点,比中国早两小时。俄罗斯的边检通关区很压抑,禁止拍照,工作人员板个脸,对我们一幅不友好的神态,墙上还张贴着很多违禁品介绍,都是俄文,但从图片能看出,感冒消炎药等一系列我们的常用药,都不允许携带入境。

俄罗斯边防的办事效率极低,和阿拉伯国家的边检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把每个人的护照翻个底朝天,然后再盯着你看上好几遍,才不紧不慢的盖上蓝色入境章给予放行,一个人平均三到五分钟,有点故意拖延时间的感觉。听说到了暑期旺季,有时过关排队能排上半天,黑河有不少旅行社组织的布市一日游,收费七百多一人,往往是上午抵达,午后才能入境,匆匆绕上一两小时,就又得返回,这样的旅行,实在无趣。

俄罗斯远东行—黑河,坐着渡轮出国门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走出边检,真正的开始了俄罗斯远东行

 

  评论这张
 
阅读(374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