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炜的行迹 BLOG

我和“世界”有个约会 在行走中记录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环球旅行者、资深旅游策划、江苏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南京市旅游学会会员、南京《扬子晚报》《金陵晚报》《东方文化周刊》地理专栏等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背包走遍中国所有地区,行走世界四十多个国家地区,并多次深入中国西部、南亚洲、非洲地区(CCTV新闻网、金陵晚报、南京电视台等多家媒体采访报道).2008年5月成功穿越新疆罗布泊无人区,2009年2月穿越非洲撒哈拉沙漠.

网易考拉推荐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2015-08-21 16:18:20|  分类: 旅游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暮色下的墨西哥城一角

        一场跨洲际的长途旅行,最令人期待的当属波澜壮阔的自然风光和底蕴深厚的历史文化;我以为,神奇的时差所带来黑白颠倒的感受也是一番奇妙的体验。

我们在万米高空披着绚烂的晚霞飞跃了白令海,飞过了国际日期变更线,仅两小时的短暂黑夜,便迎来了美洲大陆的黎明,当地时间早间七点半,经过了十一个小时平稳飞行,我们平稳降落在旧金山国际机场,此刻的中国已接近午夜。

时隔五年,再次来到美帝,只是的目的是转机。不过对于美国海关,可没有转机这一说,只要航班落地美国,必须按正常入境流程办理。行李虽然在国内办理了直挂到目的地,但依然要提取行李,接受严格的入境检查,用行话说叫“清关”,好在有便捷的通道可以免排队托运。

      长途飞行结束,最重要的就是“接地气”。过完边检后,为了“这口气”,我迫不及待地走出航站楼,旧金山的空气棒极了,来自四周森林的富氧和太平洋的清新空气交织在一起,顿时神清气爽,疲惫一扫而光。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航班飞临墨西哥城上空

 五个小时的转机等待,六小时的继续飞行,终于在傍晚时分抵达了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飞机在下降时,与雷电云擦肩而过,强大的气流让飞机变得异常颠簸,机舱外划过的一道道闪电,让我有些不寒而栗。老天总是公平的,在经历了风雨雷电之后,夕阳彩霞映红天际,层次感极强,令人沉醉;俯瞰大地,墨西哥城的轮廓清晰可见,规模庞大、房屋密集是我对它的第一印象。

对于墨西哥边检的拖拉、低效,你一定要有耐心,因为墨西哥人本身的生活方式就是散漫的。我一直认为,每个国家“守门员”的态度和礼节最能直观反映出这个国家的基本状态。对于北美洲经济,虽然墨西哥和美国是邻居,但它的各项指标却远不如美国和加拿大。

走出机场,城市已被华灯点亮,我的中美洲之行就算正式开始了,接下来近二十天的旅程,我的足迹遍布了墨西哥的东与西,还有环加勒比海的哥斯达黎加和古巴,这趟近四万公里的旅程,应该算是我人生中到目前跨度最远的一次征途了。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墨西哥城随处可见的便利超市"OXXO"

 说起墨西哥,世间许多褒贬不一的声音,什么毒枭蛇头,抢劫偷渡等给这里蒙上了恐怖的阴影,带上了危险的帽子;当然,还有印第安文化,玛雅文明,加勒比海滩等一系列耐人探寻的历史和惊艳迷人的美景也一次次撩动着旅人的心弦。

几年前,我曾在美国和当地人聊起墨西哥,发现他们对墨西哥的态度有些嗤之以鼻,说是加州等地有很多刑事案件,作案者多为墨西哥人。而今我在墨西哥,和他们谈到美国,态度也是不屑一顾,原来现在美国西部加利福利亚、亚利桑那等州的230万平方米的土地曾属于墨西哥,在十九世纪遭到美国人强行攫取。即便如此,愤怒也只是在民间,双边官方依然友好相处,而且我们只要拥有有效的美国签证,就可以免签证进入墨西哥,便捷简单,出入自由。

墨西哥城是墨西哥首都,大多来拉丁美洲的游客会以这里为中心集结地。别小看这座城市,它在国际上可拥有好几宗“最”,全球最大城市,全球第一堵城,世界最大的平民区、西半球最古老的城市,世界第一大国旗等诸多名号闪闪发光,可圈可点。所以,跑到墨西哥城,最大乐趣就是找“最”受

从机场到城区的路上已经感受到了堵城的威力,尽管已是晚间八点多,依然车水马龙。不过几天在墨西哥城走下来,发现一个现象,虽然堵车很严重,但从来都是有序前行,走走停停,几乎没遇过动弹不得的情况,也很少听见令人心烦的喇叭声。

透着夜色,在交错纵横的道路上穿梭,初见墨西哥城,城市虽大,却没有太多闪烁的霓虹灯光,基础设施建设也比较一般,我模糊地感到这座城市的陈旧。不停闪烁警灯的巡逻车在大街小巷里穿梭,可见墨西哥城的治安还存在一定隐患,但街头随处可见跳拉丁舞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却又给人一种很放松、祥和的感觉。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每天晚上墨西哥城的夕阳都如此绚烂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醒目的这座建筑是墨西哥“革命纪念塔”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高楼林立的墨西哥城
       我们所住的“卡萨布兰卡”酒店是当地一家老牌五星酒店,地势也非常好,出行十分便利,而且旁边就是墨西哥城的地标建筑“革命纪念塔”,这座欧式风格的高塔是为了纪念1910年墨西哥革命而建。每个夜晚纪念塔都会被各种颜色的灯光扮靓,分外迷人。每天19:00前还可以登至塔顶,身临高处,墨西哥城一览无余,几乎每天晚上城市上空都有妖娆妩媚的火烧云飘过,这里也是一处绝佳拍摄点。

在墨西哥城旅行,千万不要被它“全球最大”的名号给吓倒,其实道路和方向很容易辨认,东西走向的起义者大道和南北走向的改革大道,横竖撑起了这座巨大的城市,且大部分景点地铁都能直达,所以在墨西哥城做背包客还是比较容易的。唯一苦恼的就是语言问题,由于墨西哥曾经是西班牙人的殖民地,所以这儿只普及西班牙语,英语几乎是行不通的,更别说中文了。

提到西班牙语,就不得不讲讲墨西哥的前生今世,谈墨西哥的历史,还得先说印第安人。我们从小就知道的印第安人,我到现在才知他并非一个民族,是中美大陆上生活的原住民的统称。历史上,整个美洲大陆上只有两类“土著”,一类是印第安人,另一类是生长在北部极寒地区的“爱斯基摩人”。

印第安人广泛分布在墨西哥及拉丁美洲诸国,有记载说两万五千年前美洲大陆就有印第安人的足迹,太久远的历史就不去刨根问底了。不过有一点,还是值得一提,印第安人和蒙古有很深厚的渊源,因为他们的祖先就是由蒙古人带着石器通过白令海峡迁徙而来,虽未经最终证实,但我更相信是这样。所以,一般在墨西哥街头只要看到皮肤黝黑,散发着拉丁味道,却有着亚洲长相的人,那么多半就是印第安人,现在的印第安人已被城市化,那股野性和原始已基本消失无踪,唯有在一些景点门口还能看见表演者们穿着印第安的传统动物服饰载歌载舞,还原了他们的本色。对了,历史上享誉世界的玛雅文明的创造者玛雅人就是印第安人的一支部族,关于玛雅人,我在坎昆的游记中会详细介绍。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清晨的墨西哥城主街—改革大道已经是车水马龙了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墨西哥城主干道一瞥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墨西哥城的早餐,以炒粉为主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骷髅头在墨西哥可是“吉祥物”之一啊,很多市场和景区门口都有售卖各种类型和大小的骷髅头饰品及工艺品
 
        近两千万人口的墨西哥城从拂晓时分的川流不息中迎来了一天的开始。我所住的酒店旁是墨西哥城最为繁华和繁忙的“改革大道”,这条三十公里长的主干道由六条快车道和两条慢车道组成,纵穿城区,宽阔气派,道路两边绿树成荫,清新整洁,为庆祝墨西哥独立战争胜利一百周年的天使纪念碑坐落于大道的核心位置,是墨西哥城的旅游官方标记。由于墨西哥受太平洋地震带影响,墨西哥城的建筑高度受到一定制约,尽管城市的房屋很密集,但真正在二十层以上的高楼却比较有限,大多集中在改革大道两旁,建筑风格比较现代,道路两侧一字排开的高楼大厦里有政府、银行也不少大型金融、贸易企业,所以“改革大道”又是墨西哥城的政治、经济、艺术中心,而且在全国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墨西哥共和国的阅兵仪式及重大节庆,都会在这里举行盛大活动。

     来一座城市之前,总会想象这里的颜色,墨西哥城的颜色在我潜意识里应该是“黄色”,因为我总会把戈壁、沙尘和这里联想到一起,但当我真正走进墨西哥城之后,完全颠覆了我的认识,花园般的城市,满城绿意,满目苍翠,只是海拔稍高,气候略干。不过,这些都应得益于城市的建设者和领导者的恩赐;汽车驶出墨西哥城区没多久,绿色开始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不毛荒地。对于四周的荒漠而言,墨西哥城就好比是一片片茁壮成长的仙人掌,不断地顽强蔓延,不断地释放活力。

    墨西哥城的精彩看点并不是城市的良好生态,也不是现代化的商业楼宇;最有魅力、最诱人的当属藏身于城市各个角落里悠久的广场、古老的教堂、古典的建筑、奇妙的艺术宫博物馆。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墨西哥城市外的仙人掌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不毛之地上长出的龙舌兰,著名的龙舌兰酒就是这玩意儿所酿成的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可爱的仙人掌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绿色的墨西哥城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可爱的小松鼠在城市的公园里自由跳跃,喜欢问人讨食吃,可馋了

大航海时代的新发现,让野心勃勃的西班牙统治者来到墨西哥,强大的西班牙军队占领了这里,而且摧毁了所有城市建筑,墨西哥成为了他们的殖民地,三百年的漫长统治,让西班牙的文化、语言及宗教在墨西哥得以大面积渗透。所以现在我们在墨西哥城走街窜巷,经常能发现很多中世纪的西班牙风格建筑,殖民的烙印非常深厚。

墨西哥城的宪法广场坐落于城市的中心地带,这座广场是十六世纪西班牙人所建设,现在也是世界上是最大广场之一,广场上时常会举行游行和集会活动,晚间时分,更会有很多民众在这里欢跳拉丁广场舞。广场的中央拥有一面巨大的国旗,面积超过1700平米,号称全球最大,每天早晚,宪法广场都会举行升降旗仪式,据说场面很壮观,可惜未能一睹尊容。我站在城市的最中央,置身于偌大的广场,看着周围的车来车往,顿时感到自己的渺小和微不足道。由于这几天墨西哥城游行示威活动频繁,所以广场附近的街边到处能见到荷枪持盾的武装警察。听在墨西哥生活的华人朋友说,这里的警察最坏,表面看上是在巡逻执勤,背地里却是警匪一家,为了自己的利益和犯罪分子相互勾结,而且破案率极低,当然,我也就这么一听,没在这里长期居住过,不敢妄言,也就半信半疑。

宪法广场的四周有众多古老的西班牙建筑,从四个方向看过去,宫殿、教堂、政府办公楼还有高耸入云的现代建筑拉丁美洲塔,都让人目不暇接。而且广场北部是墨西哥老城区的精髓,如果有时间,花上一天时踩着石板路,在阡陌古巷间漫步是很惬意的一件事,你会感到恍若隔世,因为那里的时间一直定格在西班牙的殖民时代。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宪法广场上的首都大教堂,西班牙古典风格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宪法广场上全球最大的国旗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宪法广场一瞥,高楼叫做拉丁美洲塔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巧遇墨西哥城游行,拍几张防暴警察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与墨西哥警察合影,气氛还是挺紧张的
   
     由于时间限制,我只去了广场北面的首都大教堂,这是一座始建于十六世纪的天主教堂,经历了三个世纪才完工,也是整个拉丁美洲最大的天主教堂。这座泛着斑驳和陈旧的老教堂融合了巴洛克、文艺复兴等多种西方建筑风格,颇具艺术性,外观的很多精美雕刻经过几百年风雨,依然清晰可见。走进教堂,立刻会被它的庄重华丽所吸引,美丽迷人的穹顶,金碧辉煌的殿堂,还有独具匠心、栩栩如生的神像,若不是虔诚跪拜的信徒和回荡在穹顶间的郎朗诵经声,我一定会把这里误认为是一座别有洞天的宫殿。

我觉得把墨西哥城称为“殿堂之城“一点也不为过,因为西班牙时代的上百座教堂、宫殿遍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尤其是天主教堂,每座都有不同的风格,不同的造型,不同的故事。在墨城期间,我还去了一趟城东的“瓜达卢佩圣母大教堂”。这座古老的教堂坐落于一个被当地人称为“圣山”脚下(其实这座山很矮,只几十米,称之为坡最适合),山下是有一个大广场,面积仅次于宪法广场,瓜达卢佩圣母堂共有五座教堂组成,其中有一座圆形大教堂就是1976年才完工的新大主教堂,能容得下数千人同时礼拜。这里是墨西哥的天主教信徒朝圣的必到之地,所以这里无论是广场上,还是教堂里,朝圣者总是络绎不绝,而且,教堂里还有十几个忏悔室,为需要”忏悔生活”的信徒们提供了一个空间。此外,每年的12月12日会在这里举行“瓜达卢佩圣母节”,一定会有数以万计的信徒们从四面八方前来庆祝,欢腾热闹的场面可想而知。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瓜达卢佩圣母大教堂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虔诚的天主教信徒在做礼拜诵经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教堂专用的礼拜椅,可以供朝拜者跪地诵经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圆形教堂第一次见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一家人从墨西哥的另一端特意前来朝拜,精神可嘉

 我们在参观教堂时,天边飘来了滚滚乌云,随即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我只好在教堂里暂避风雨,也幸遇这场骤雨,才有更多时间让我在庄严肃穆的环境中调整自己,思考自己。那一刻,我突然与世隔绝,浮躁感荡然无存,内心变得清静安然。

 有人说,宗教是统治者为了巩固政权、稳定社会所采取的一种统治方式。当年的西班牙殖民者来到墨西哥,在消灭了原有军事力量之后,他们把天主教带入了这个国家,开始在民间广为传教,建立起民众信仰,才换来了三百年之久稳固的殖民统治。 在我看来,不管宗教是不是统治工具,但它可以让人们产生信仰和寄托;一个有信仰的人,因为心中有神灵,他会虔诚的不断修炼,从而对待他人会变得更加真诚,对待生活会积极从容,对待自己也会有约束和要求。

 几天在墨西哥城走下来,觉得这里的治安总体还是不错的,秩序井然,有条不紊。大街上时有武装部队持枪巡逻,让人放心。不过,对于传说中的贩毒、黑帮、走私、偷渡等犯罪活动,我想也是存在的,但可以肯定的是没那么猖獗,亦或许我等游客层面还接触不到。但墨西哥城毕竟也是全球最大的城市,两千多万人口的存在,贫富悬殊比较大,鱼龙混杂也是必然的。出门在外,凡事小心谨慎为宜。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墨西哥城随手拍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墨西哥城街头的武装巡逻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军警武装,很威武的样子

  我对热情友好的墨西哥人还是挺有好感,他们乐意被你拍照,喜欢对你微笑,开朗大方,尤其是女孩子,她们欢快的表情里总会透着腼腆和清澈。墨西哥从十六世纪开始被西班牙人统治,大量欧洲人来到这里生息繁衍,混血儿越来越多,纯正的墨西哥土著血统越来越少,现在的墨国就像联合国,不同肤色的人聚集在一起,和谐生活。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街头偶遇婚礼车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热情友善的墨西哥人
 
亲吻墨西哥—去墨西哥城里找“最”受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典型的西班牙混血女子。
 
本文 完
敬请期待下一篇:亲吻墨西哥——印第安人的日月金字塔

 

  评论这张
 
阅读(205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