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炜的行迹 BLOG

我和“世界”有个约会 在行走中记录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环球旅行者、资深旅游策划、江苏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南京市旅游学会会员、南京《扬子晚报》《金陵晚报》《东方文化周刊》地理专栏等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背包走遍中国所有地区,行走世界四十多个国家地区,并多次深入中国西部、南亚洲、非洲地区(CCTV新闻网、金陵晚报、南京电视台等多家媒体采访报道).2008年5月成功穿越新疆罗布泊无人区,2009年2月穿越非洲撒哈拉沙漠.

网易考拉推荐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2016-08-28 18:18:37|  分类: 摄影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从蒲甘到茵莱湖,乘内陆航班飞往东北部的掸邦地区。掸邦算是缅甸的高原,平均海拔一千多米,清凉宜人,但温差较大,早晚只有五到十度,这样的气候在热带国家中不多见。掸邦是缅甸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邦,和中国云南、老挝、泰国等国接壤,这里多民族交融。据说掸邦还是金三角地带毒枭最猖獗的地方。缅甸第二大湖泊茵莱湖就在掸邦,茵莱湖是缅甸著名的旅游区之一。
      到茵莱湖最近的机场名为Heho。原以为降落后就可以看到茵莱湖,谁知还得再坐巴士沿着盘山路行上一小时才能来到码头。游览或住在茵莱湖都必须在这个码头坐船,因为湖区里没有公路,船艇是唯一交通工具。
      茵莱湖自然风光优美,蓝天白云好空气,坐上马达船,飞驰在湖面上,远处青山和两岸风光尽收眼底,整个一幅生态画卷。湖区的住民世代生活在岸边或浮田中的高脚木屋里,大多都保持着传统生活习惯。他们以捕鱼、做船工、打铁、手工编织或浮田种地、游客接待等勤劳的工种维持生计。湖中有许多小岛,岸上和水上都有集市,来自湖区四面八方,不同穿戴的各种民族的百姓都会驾船组团前来交易采购,热闹非凡。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莱茵湖上的渔民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莱茵湖上的水上屋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水上用于耕种的浮田可由竹竿固定,也可任其移动漂浮,这是莱茵湖人智慧的体现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我们就是坐着这样的马达船进出茵莱湖区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人们早已习惯了在纵横八达的水道里划船出行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水上佛塔,蔚为壮观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周围的少数民族百姓坐船汇集到湖区的集市置办日常生活用品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少数民族的姑娘,因为贪食槟榔,导致牙齿提前掉落,其实她才二十多岁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茵莱湖上有许多不同档次的旅馆,丰俭由人,有的在水上村落里,有的在湖中岛屿上,值得一说的是湖泊深处的开阔水域中修建的好几处水上旅馆,这应该算是比较高档的,就好比马尔代夫的水上屋。我们就下榻在其中的一家高脚木屋别墅中,一个多小时的船程把我们从码头带到这里,住在此地,基本算是与世隔绝,很有特色,马达船快要靠岸的时候,旅馆里的工作人员敲锣打鼓,列队欢迎,特色又隆重。房间简易不失细节,干净整洁,躺在露台上就能欣赏到水上往来穿梭的船只和茵莱湖的日出日落美景,好不惬意。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我们所下榻的水上旅馆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简约的房间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日落时分,在水上旅馆的露台上欣赏渔归美景
 

在茵莱湖的时光,你可以过的闲散和慵懒,也可以把一天用到极致。日出日落,能让美景升华,我又是个“色友”,只要有风景的地方,总不会放过一早一晚,有人笑称摄影人是“只争朝夕,白日做梦”。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深处热带世界里的我竟然在茵莱湖中的孤岛上裹着羽绒服等日出,凛冽的冷风一阵阵吹过,冻得我瑟瑟发抖,清晨和入夜后的茵莱湖区就是这样,毫不夸张,真是高冷。好在接下来的画面动人美丽,不枉我一早上的挨饿受冻。绚烂的朝霞映照天际,朦胧的雾气飘渺湖面,一道道耶稣光从云中射出,渔民们开始了一天的捕鱼生活,曼妙绝美的光影把我们带入了仙境,摄人心魄,这可是摄影人梦寐以求的天象啊。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太阳越升越高,气温也随之升高。白天约了船工继续带着在茵莱湖区里转悠,比较宽松,看看居民生活,走走水上人家。下午基本在水上旅馆里发呆、吹风,看碧波荡漾和蓝天白云。

   在湖区的一家水上商店,我们看到了长颈族。说到长颈族,恐怕全球只有泰国北部与老挝、缅甸交界的金三角地带才能找到。这是一支神奇的族群,族里的女人以脖子长为美,而且脖子上都套着铜圈。据说长颈族的女孩儿从五六岁就开始在脖子上套铜圈,基本是一年套一圈,而且铜圈终身不取下。在洗澡时,她们只能把稻草塞进铜圈内,艰难地擦洗。今天看到的长颈族女孩儿们并不是部落里的,她们为了谋生,远离部族来到这里谋生,其实现在相当一部分长颈族人都背井离乡来到旅游景区或城市里打工,她们有的从事手工业和服务业,亦有的以专门展示自己颇具特色的形象,与游客合影来赚取微薄的收入。这里还专门展示了她们所佩戴的铜圈,我掂量了一下,真是蛮重的,估摸着有三四公斤,真不知她们缠绕在脖子上是啥滋味?不敢联想。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湖区居民依然延续着古老的炼铁生活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长颈族人在织布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这圈起码三四公斤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我特意查了一下长颈族的来源和习惯,众说纷纭,比较多的说法是两种,一是脖子越长越美观,二是怕外族人侵害这个民族的女孩,才故意把自己妆扮成这样,就像埃塞俄比亚的唇盘族一样。无论哪种说法,我觉得这样的生活都挺痛苦,心中很矛盾,即希望她们可以早日回归到轻松的现代生活,不再受到旧思想的禁锢,但又希望她们能够保留传统文明,传承风俗。

离开茵莱湖的时候是拂晓时分,天空未亮,由于要赶上午的飞机去仰光,所以必须早早地动身。我们在接近零度的水面上乘风破浪,几乎套上了所有衣服,浪花打在身上冰冷穿心,我只好又撑起雨伞,一个小时后到码头,同船的几位朋友都已冻的面色苍白,头发凌乱,如此之寒冷,也算是游历热带国家的一次难忘体验。

善境缅甸—茵莱湖,热带里的高冷世界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天空渐渐放亮,我们已出湖区,快要到达岸边码头,漂绕在水中的薄雾其实是逼人的寒气,湿冷无比。

告别茵莱湖,希望这里的风景与环境能继续保持原生,愿湖区的居民和民族继续和谐幸福。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378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