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炜的行迹 BLOG

我和“世界”有个约会 在行走中记录人生........

 
 
 

日志

 
 
关于我

环球旅行者、资深旅游策划、江苏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南京市旅游学会会员、南京《扬子晚报》《金陵晚报》《东方文化周刊》地理专栏等多家媒体特约撰稿人,背包走遍中国所有地区,行走世界四十多个国家地区,并多次深入中国西部、南亚洲、非洲地区(CCTV新闻网、金陵晚报、南京电视台等多家媒体采访报道).2008年5月成功穿越新疆罗布泊无人区,2009年2月穿越非洲撒哈拉沙漠.

网易考拉推荐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2017-01-14 14:39:27|  分类: 旅游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翟山山顶俯瞰高楼林立的乌兰巴托

 蒙古、朝鲜、不丹,都是与中国一衣带水的邻邦,因为政体的对外封闭,所以这三个国家在全球最神秘的国家排行榜上皆在前列。我是一个环球旅行者,不光钟爱山水美景和风土人情,亦对探寻未知世界有着浓厚的兴趣,美洲的古巴,中亚的伊朗,东南亚的老挝,以及前面提到的不丹和朝鲜都留下了我的足迹。

 蒙古国对于我来说,虽然没有前几个国家的吸引力强烈,却也很有“探”点,我想探探这个曾经脱离中华后,让我们的版图变成雄鸡的国家究竟是啥模样?我想看看内外蒙古之间的差异究竟有多大?我深知,虽然蒙古国与我们的距离仅一步一线,但他们的内心却与我们相隔万里。记得看过一篇报道,2011年,蒙古首次宣告独立100周年,蒙古通讯社社长巴桑苏仁的原话底气十足:“100年前,我们不再听从北京的命令,20年前,我们不再看莫斯科的眼色,我们是个真正独立自主的国家。”从这句话我似乎能感觉到蒙古人骨子里的豪情与霸气,尽管现在的蒙古国已不再是往日横扫欧亚的蒙古帝国,不过我相信他们的血液里依然流淌着先人的不屈和果敢。

         蒙古国没虽然对中国尚未正式开放旅游,但是办理个人商务签证非常方便,我找了北京的代办机构,代发邀请函,代送大使馆,一周内搞定。顺利拿到签证,决定在9月下旬凑了几天时间,去外蒙古串个门。从中国到蒙古国,目前有几个办法,最方便的是北京直飞乌兰巴托的常态化航班,曾经上海也计划开设暑期包机航线,但由于客流有限,不得不取消;另一种是铁路,每周一班的北京莫斯科国际列车中途纵穿蒙古国,沿途停靠首都乌兰巴托;还有一个就是汽车过边境,从内蒙的二连浩特出境,汽车十小时可达乌兰巴托;当然,从满洲里出境,也可到蒙古国另一大城市乔巴山。我的时间比较有限,选择飞机是最合适的。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蒙古大地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即将降落乌兰巴托机场,看到星星点点,五颜六色的蒙古包和火柴盒样的小房子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蒙古航空的餐食,对于两小时的短程飞行,算丰富的了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入境蒙古国
        从首都机场搭乘早班机,两个多小时的飞行便来到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飞机上乘客还真不算少,百人出头吧,两国人都有,比例对半,超出了我的预料,看来中蒙两国双边交往还是比较频繁的。蒙古航空班机的机尾和机翼的LOGO很醒目,截取了一匹奔腾骏马的前半部,激情动感十足,这正是一个马背民族的精神表现。航程中一大半都是荒漠戈壁,接近乌兰巴托时才开始有草原山峦出现,快降落的时候很清晰的看见许多彩色的蒙古包星星点点般的洒在一望无际的金色草原上。此刻的家乡南京还在过着空调短袖的日子,而这里已是深秋,草原和森林色彩丰富浓郁。蒙古国的边检速度很快,从下飞机到出机场十五分钟搞定。走出“成吉思汗”机场,外面的空气无比清鲜,因为是正午,所以温度有十多度,秋高气爽的感觉。蒙古国之行算是正式拉开序幕。

 我们几个朋友提前预定好了一部旅行车和一位翻译向导。美女翻译阿荣是一位纯正的蒙古人,曾在哈尔滨留过学,所以中文比较流利。蒙古国和中国根据国际时间来说是没有时差的,但由于现在蒙古国采用了夏时制,所以从六月起直到九月第三个礼拜的星期五为止,这里的时间是比中国要早一小时。有趣的是我也经历了夏时制的最后一天,这一天的夜晚十二点,时钟停止一小时,把时间调整回正常时刻。同时亦标志着蒙古国开始进入漫长而又寒冷的冬季。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乌兰巴托机场一景。据说新机场快要开建了,未来的新机场离市区五十多公里。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来到乌兰巴托的第一顿饭,阿荣带我们去了一家比较高档地道的蒙古餐厅,点了咸奶茶煮包子,羊肉包子(蒙古人将饺子称之为包子),羊肉油炸盒子,清水炖牛肉,浓浓的奶香和肉香交织成了传统的蒙古味道,简直太棒了,大口吃肉,没有蔬菜的日子也就由此开始了。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地道的蒙古美食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咸奶茶煮包子

  初到乌兰巴托,先在市里转悠,到一个国家,首都总是要看的。蒙古国总共有三百多万人口,其中有一百来万聚集在乌兰巴托及周边。乌兰巴托城区的面积不算大,但建城史却能追溯到十七世纪。

    印象中的乌兰巴托应该是蒙文满街,马车随处,蒙氏建筑比比皆是,飘着浓郁的蒙古风情才对。我走了一圈后发现这里并非如我想象中那般模样,现代化高楼和前苏联风格式建筑混搭出现,街边的路牌招牌也几乎以斯拉夫文字为主。这让我十分诧异。原来这一切都昔日的苏联的高压控制有关,那时的蒙古由于势单力薄,被苏联作为卫星国,牢牢掌控。苏联统治者将建筑风格、语言文字强行植入蒙古,也就此损毁了许多老建筑,甚至一度想切断古老的蒙古文化。在当时,就连成吉思汗、忽必烈这些祖先和前人的雕像画像都不允许在公共场合出现。所以现在,传统的蒙文(我们称为老蒙文)已很少很少了,取而代之的是用斯拉夫字母拼写,但并非俄语的新蒙文,就好比我们的汉语拼音。单从文字方面来看,还不如我们的内蒙古保存的好。好在1990年压抑许久的蒙古人民趁着苏联的解体爆发了一场盛大的示威活动,摆脱了苏联人的“殖民式”压制,同时也进行了多党选举,实现了伟大转变。不过据说,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了苏方的经济支持,蒙古的经济败退萧条,虽经过之后的改革,其实直到现在,经济状况依然不太好。打开历史长卷,看看曾经驰骋欧亚的大蒙古帝国是何等的强盛,真是几度辉煌,几度衰败啊。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乌兰巴托街景一瞥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路上已基本看不见蒙文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苏联建筑和斯拉夫文字遍街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乌兰巴托街景一瞥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酷似迪拜帆船酒店的建筑,似乎成了乌兰巴托城市的地标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好不容易看见一栋大厦上的老蒙文 

     乌兰巴托车水马龙,街巷纵横,但道路却不宽阔,也不算平坦,据说这里几乎人手一台汽车,所以堵车也是家常便饭,好在我在南京对堵车已经麻木了。

      在市中心蒙古人引以为豪的苏赫巴托广场晒了会儿太阳,偶遇了蒙古人婚礼其中的一项重要环节,双方的大家族合影,亲友们身着蒙古传统服饰,新人穿西装婚纱,以总统府和成吉思汗雕像为背景,留下幸福欢乐的影像,一到蒙古就看到很具有当地民俗代表的这一难忘瞬间,我十分开心。趁着蓝天白云尚好之际,抓紧时间跑到城边的翟山山顶,整个城市一览无余,乌兰巴托已然是一座现代化都市,尽管外围有成片的蒙古包和平房区。当然,周边不少土地都在大兴土木,亦标志着城市在扩张,在发展啊。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苏赫巴托广场上的总统府,成吉思汗像矗立于此。这在乔巴山时代是不可能的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苏赫巴托广场上的雕像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上了年纪的老面包车,西方背包客更喜欢包这种车游弋蒙古,便宜,厚实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广场上小集市,卖蔬果酱料的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典型的蒙古女人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典型的蒙古男人
 
        秋意浓浓的蒙古,温差极大,白天在太阳下很热,很晒,早晚的温度已趋于寒冷,九月中旬全城也都已开始集中供暖,我第一晚睡在暖气充足的房间里,有点难以适应暖气的燥热。

 我很庆幸,能在乌兰巴托一年最美的时节来到这里,整个城市沉浸在一片金黄之中,图拉河畔的秋景绚烂迷人,灵动清澈的河水从层林尽染的两岸间流过,或是山顶俯瞰,或是桥上驻足,或是走进林间,还有澄蓝的天空衬托,整个乌兰巴托美的就像一个小小的童话世界,这份美景只能在高纬度、高纯净度的地区才能见到。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金秋的乌兰巴托,水流潺潺,层林尽染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秋天的城市是一年中最美的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翟山山顶,纪念当年蒙古人帮助苏联抗击日本侵略者牺牲的英烈所建立

   不少朋友想看看”乌兰巴托的夜”,这座城市的夜晚真的很一般,由于电力匮乏,城市基本没有亮化,只有主街才有路灯,与我们西部的小县城差不多。蒙古人嗜酒如命,在漆黑的夜色里经常能碰见踉跄歪倒的醉鬼,所以在蒙古,晚上最好少出门,即便外出也要选择有灯光的大路,醉汉的性格没人能摸透,已发生过好几起外国人被醉鬼袭击的事件。

    清晨的乌兰巴托很冷,我照例外出漫走。恰遇早高峰,穿着羽绒服或棉袄的行人匆匆走过,赶着去上班,马路上的车辆川流不息,车站人满为患,公交车上也是拥挤不堪,一座城市的常态。蒙古人不论男女,几乎都是大轮廓,大体积,魁梧高大,想必跟他们一直以来肉食少蔬的饮食习惯有关。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清晨的乌兰巴托街头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秋高气爽的天气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在乌兰巴托的街边,已经很少能找到比较传统的蒙古式早餐了,起码我在城市里的情况是这样,受多年来的苏联影响,大多城里人越来越喜欢汉堡面包和咖啡等这些比较西式、俄化的早餐快餐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大超市,货品齐全,琳琅满目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蒙古国由于地理关系,不产水果,所有水果全部依赖进口,所以价格比中国要贵
 
寻访外蒙古—乌兰巴托,一座“俄化”的首都 - 环球行客赖炜 - 赖炜的行迹 BLOG
羊肉火锅,看看羊肉多新鲜

 

       看来想在首都找到纯正的蒙古元素是比较困难了,接下来我们将暂别城市,到附近的草原和森林去看看,住住野外的蒙古包,看看牧民们的传统生活,亲近一下纯美的大自然。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213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